首页 »

一根5毛钱,一年500亿:辣条引发的“互怼”

2019/9/15 2:36:11

一根5毛钱,一年500亿:辣条引发的“互怼”

 

昨天的我你爱答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这句话来形容辣条最合适了,曾经的“五毛食品”,如今却引来了两省之间的“互怼”。

 

合格与否,谁说了算

 

近日,湖北省食药监公布了一份食品安全抽检结果。

 

 

卫龙多批次辣条被列入违规使用添加剂的名单,或将面临下架和召回处罚。但卫龙却抗议称,辣条执行的是河南省的食品标准,合法合规,不承认违规使用添加剂,将对湖北食药监提起行政复议。

 

 

从小吃到大的辣条,突然成了“不合格产品”,赶紧吃根辣条压压惊。

 

其实,卫龙说的也有道理。在没有国标的前提下,辣条在各地有着不同的归类,适用的食品安全标准也不同。

 

按照河南省《调味面制食品地方标准》,允许在作为“调味面制品”中使用作为食品添加剂的防腐剂的“山梨酸及其钾盐”“脱氢乙酸及其钠盐”。

 

但是原国家食药监总局规定,辣条属于“调味面制品”,归为“方便米面制品”管理。按照“方便米面制品”的国家标准,不能在食品中使用“山梨酸及其钾盐”“脱氢乙酸及其钠盐”等防腐剂。

 

以此为标准,湖南省食药监局认为,辣条中含“山梨酸及其钾盐”“脱氢乙酸及其钠盐”等防腐剂,属于不合格食品。

 

 

两省“打架”,或因本地保护

 

之所以各地对辣条的归类不统一,与其诞生的历史不无关系。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1998年辣条诞生于湖南省平江县,很快这种食品就流传开来。最初因为辣条而走出去的平江人,也成为第一批辣条生产商,其中就包括卫龙与玉峰的创始人。

 

在辣条产业萌芽之初,几乎无一例外都由中小企业生产,由于各地对辣条类调味面制品并无特殊的要求,也使得辣条产品能够游走于各类小型商店和地摊中。

 

在2001年,平江县的监管部门开始对其加强监控。监管趋严迫使部分商人和厂家将目光转向省外,随之出现了辣条的第二故乡河南。

 

随着卫龙等品牌逐渐成长成为行业龙头,河南在辣条行业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据报道,2007年,湖南首次将辣条定义为“挤压式糕点”,并出台了相应的食品标准。同年,河南监管部门在湖南考察之后,首次将辣条定义为“调味面制品”,这造成了南北标准的分歧。

 

有数据显示,辣条的年销售额已经达到500亿,但产品类别却一直模糊不清。这与各地的“地方保护主义”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快消品营销专家路胜贞表示,地方标准往往依靠地方食品专家、营养专家和法律专家的建议,但有时是基于地方上的一些产业特色和对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角度考虑制定标准,不具有全国性的通盘考虑视野。

 

“此次辣条标准之争也表明,一些地方和行业对某些零食的质量标准体系尚存在模糊认识,有关部门应加强食品安全管理,对存在冲突的标准体系进行梳理处置,以廓清模糊认知和争议。”@长城网 表示,地域有差异,但监管不能有区别。在河南畅行无阻的辣条,到了湖北就被判不合格而下架,非关地域之争,而恰恰是监督的意义所在。

 

 

龙头企业理应要求更高

 

各地标准不一,是事实,但卫龙以此辩解的说辞,却并不能令人信服。

 

虽然《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调味面制品》等国标尚未落地,但是早在2015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监管工作的通知》中就明确将辣条归入了调味面制品管理范畴。

 

 

因此@光明时评 称,以不合时宜的落后标准为自己一味辩解,是无视消费者的知情权。

 

另外,根据《燕赵晚报》报道,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2017年之间,131家辣条企业的195批次上了质量安全“黑名单”。在180起辣条安全问题中,食品添加剂不合格是主要原因,其中菌落总数和甜蜜素超标占54%。卫龙也是黑名单的“常客”之一。

 

作为一个500亿的大市场而言,龙头企业更应该做表率作用,用高标准来严把质量,而非用国标的缺失作为借口,特别是在辣条这一高油高盐“不健康”的零食行业。

 

如@东南网 所说,从保障消费者健康安全角度说,辣条标准宜严不宜宽,并且随着技术不断进步而提高标准,倒逼辣条生产企业不断改进生产工艺,提高食品安全标准。